Sitemap: http://www.anytimefitnessgd.com/sitemap.xml
中旅報新媒體-第一旅游網(wǎng) ? 國際 > 正文

被包裹的凱旋門(mén),法國人尋找新鮮感

  【環(huán)球時(shí)報駐法國特約記者 姚 蒙】“被包裹的凱旋門(mén)”大型藝術(shù)展揭幕式16日在巴黎戴高樂(lè )廣場(chǎng)舉行,該展覽18日正式向公眾開(kāi)放,10月3日結束。法國總統馬克龍出席儀式時(shí)說(shuō),希望人們通過(guò)這個(gè)作品觸摸到一個(gè)全新的凱旋門(mén)。

“被包裹的凱旋門(mén)”

  花費1400萬(wàn)歐元

  巴黎凱旋門(mén)是法國的標志。這個(gè)為紀念拿破侖征服歐洲而建的宏偉建筑,自1836年以來(lái)就屹立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盡頭的戴高樂(lè )廣場(chǎng),成為法蘭西民族精神的象征。凱旋門(mén)下的無(wú)名烈士墓,則是舉行包括國慶在內的一系列重要儀式慶典的地方,也是各國領(lǐng)導人到訪(fǎng)法國時(shí)官方迎接儀式舉行的地方。展覽揭幕的那天早上記者來(lái)到這個(gè)“被包裹的龐然大怪物”(現場(chǎng)一位法國人的驚呼)跟前。只見(jiàn)高約50米的凱旋門(mén)被銀灰色布料完全包裹住,所有雕塑、文字、凹凸有致的精美建筑細節,全都被銀灰色的布料遮蓋,視覺(jué)效果確實(shí)驚人。

  據《巴黎競賽》畫(huà)報報道,早在1962年著(zhù)名的藝術(shù)家夫婦赫里斯托和讓娜-克洛德就開(kāi)始設想包裹凱旋門(mén)。當時(shí)他們就住在凱旋門(mén)旁邊的大街,看著(zhù)這個(gè)巴黎的標志性建筑,赫里斯托就設想把其變作“一個(gè)有生命的物體,帶著(zhù)風(fēng)起舞,跟著(zhù)光變幻,皺褶會(huì )動(dòng),建筑表面充滿(mǎn)感性”。這樣的想法在今天實(shí)現了,赫里斯托2020年去世后,其侄子將他的計劃付諸實(shí)施,得到法國文化部、法國歷史建筑委員會(huì )、巴黎市政府的支持,于是耗資1400萬(wàn)歐元,用了2.5萬(wàn)平方米可回收聚丙烯布料、3000米同樣材質(zhì)的紅色繩索,并耗時(shí)兩個(gè)月來(lái)對凱旋門(mén)進(jìn)行包裝。10月3日展覽結束后包裝全部拆除,恢復凱旋門(mén)原樣,大概需要一個(gè)月時(shí)間。項目資金全部由赫里斯托基金會(huì )負責,來(lái)源于赫里斯托作品、草圖、紀念品、模型及版畫(huà)的拍賣(mài),而相關(guān)藝術(shù)衍生品的銷(xiāo)售收入將全部贈予法國國家歷史文物中心。

  圍繞凱旋門(mén)展開(kāi)論戰

  對這個(gè)特殊作品,法國官方的態(tài)度也是“驚人”的:馬克龍總統夫婦稱(chēng)其為“成功的佳作”,是藝術(shù)家夫婦赫里斯托和讓娜-克洛德“長(cháng)達60年夢(mèng)想的實(shí)現”。馬克龍感謝赫里斯托的侄子實(shí)現其遺愿,完成這個(gè)“瘋狂的夢(mèng)想”,并讓法國享譽(yù)世界。法國文化部長(cháng)巴歇洛夫人稱(chēng)贊這個(gè)作品是給“巴黎人的絕佳禮物”,巴黎市長(cháng)伊達爾戈女士則在接受《周末》雜志采訪(fǎng)時(shí)明確指出,在充滿(mǎn)憂(yōu)慮、到處卡頓的時(shí)期,這個(gè)現代藝術(shù)項目讓人看到一個(gè)城市可以靠文化遺產(chǎn)來(lái)給現在與未來(lái)增添色彩。她還希望借此帶來(lái)更多外國游客。

  赫里斯托夫婦以各種包裝、裝飾進(jìn)行大型短期藝術(shù)展示出名,曾經(jīng)推出一系列頗有爭議、影響很大的藝術(shù)品。但只有在熱愛(ài)藝術(shù)的法國,他們才有可能在歷史地標性的重要建筑上大展身手:1985年他們曾用灰黃色的布料整體包裝了巴黎塞納河上現存最古老的橋——新橋,將這座始建于1578年的石橋變成了一個(gè)充滿(mǎn)現代迷幻色彩的布橋。老實(shí)說(shuō),站在“被包裹的凱旋門(mén)”前,記者本人并不認為特別美。當年記者對被包裹的新橋還有些反感,而“被包裹的凱旋門(mén)”由于材料不同,相比之下確實(shí)更具現代感與飄逸感。但也僅此而已。記者身邊絡(luò )繹不絕的參觀(guān)者也為這樣的裝飾爭論不休:有人認為無(wú)比漂亮,有人認為難看至極。這幾天網(wǎng)上、媒體上也圍繞凱旋門(mén)展開(kāi)論戰,熱鬧無(wú)比。但無(wú)論如何,包裹凱旋門(mén)本身產(chǎn)生極大的新聞效應,正如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研究員、藝術(shù)社會(huì )學(xué)者何內科所言,當代藝術(shù)就是通過(guò)公眾的反響(無(wú)論好壞)而存在,而作品的特征常常就是違背常識。

  驚世駭俗的藝術(shù)并不罕見(jiàn)

  法國公眾與當局對藝術(shù)的整體寬容態(tài)度,是自19世紀以來(lái)巴黎一直是世界藝術(shù)之都的根本原因?!栋屠枭裨?huà)》一書(shū)作者伊戈內教授指出,藝術(shù)在法國、在巴黎是沒(méi)有國界的。無(wú)論是荷蘭人梵·高還是西班牙人畢加索,無(wú)論是意大利人莫迪格利阿尼還是保加利亞人赫里斯托以及華人趙無(wú)極、朱德群等,他們都在巴黎創(chuàng )作成名、備受歡迎。這也是一個(gè)城市、一個(gè)國家熱愛(ài)藝術(shù)的表現。

  這樣驚世駭俗的現代藝術(shù)舉動(dòng)在法國并不稀罕:香榭麗舍大街曾經(jīng)變成“農田”和現代藝術(shù)博物館,大街上古典的圓點(diǎn)廣場(chǎng)噴泉變成造型獨特的“鋼管水龍頭”,埃菲爾鐵塔前的廣場(chǎng)曾豎起“不倫不類(lèi)”的和平紀念碑,巴黎塞納河畔的道路變成了海濱沙灘,2019年葡萄牙當代女藝術(shù)家瓦斯康絲勒在巴黎推出巴黎之心雕塑,美國藝術(shù)家昆斯在巴黎小宮前立起巨型金屬郁金香雕塑悼念巴黎恐襲受難者……諸如此類(lèi)不一而足??梢院敛豢鋸埖卣f(shuō),在巴黎街頭,你會(huì )隨時(shí)看到新的雕塑、新的壁畫(huà)、新的建筑包裝,的確,這是一個(gè)熱愛(ài)藝術(shù)的城市。

法國

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責任編輯:張碧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