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anytimefitnessgd.com/sitemap.xml
中旅報新媒體-第一旅游網(wǎng) ? 專(zhuān)家 > 正文

?帶著(zhù)影視去旅行 影像達人在路上

  筱 林

  人世間的一切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

  影像達人亦然。只是,就像人只能聽(tīng)懂他能夠聽(tīng)懂的話(huà),影像達人也只能看到他能夠看到的風(fēng)景。有部紀錄片叫做《看見(jiàn)臺灣》,開(kāi)頭近6分鐘的鳥(niǎo)瞰畫(huà)面后,吳念真的旁白悠然響起:這就是我們的家園,如果你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過(guò),那只是因為你站得不夠高。其實(shí),看見(jiàn)什么與境界無(wú)關(guān),只是各有所好、各取所需罷了。

  最簡(jiǎn)單的,就是按圖索驥。在羅馬的街頭,我買(mǎi)了一套明信片,然后坐上出租車(chē),拿出其中一張給司機看,于是不著(zhù)一字,就直達目的地——《羅馬假日》中那著(zhù)名的真理之口。場(chǎng)面如我所想,一群癡男怨女排隊等待把手掌伸進(jìn)海神之子的嘴里,男孩一聲驚呼,女孩慌忙抓住男伴手臂作營(yíng)救狀,然后兩人相視一笑,還真像是赫本和派克上了身。影像世界里的定情之地就是這么勾引人,于是帝國大廈樓頂游客前赴后繼,東京鐵塔上也是人滿(mǎn)為患。

  商機由此而生。在泰國度假時(shí),一群人泛舟海上,船夫用半生不熟都談不上的英文向金主大力推薦——這里曾是一部電影的拍攝地,就是那個(gè)“James Bond”。船上眾人茫然,我便施施然補了一句“007”,于是眾人恍然。奇怪的是,沒(méi)有任何人問(wèn)是哪一部邦德電影,估計那根本不重要,就算每個(gè)人腦中浮現的面孔并不一樣,那份刺激與風(fēng)流卻是如出一轍。于是明白了為什么有那么多國家給海外電影來(lái)本國取景大開(kāi)綠燈,那還真是有百利而無(wú)一害的生意。想想看,那些到倫敦去尋找福爾摩斯居住的貝克街221B或是開(kāi)往霍格沃茲魔法學(xué)校的93/4站臺,那些跑到西班牙、冰島、克羅地亞、馬耳他等地去尋找《權力的游戲》中的七國“遺跡”的影迷劇迷,會(huì )給當地帶來(lái)多大的影響力和收益!于是,在這個(gè)不能變現就毫無(wú)價(jià)值的年代,影視產(chǎn)業(yè)鏈已不滿(mǎn)足于后續的周邊,而是早早地前置了利益鏈,看看那些因影視宣傳而沖上熱搜的各類(lèi)影視城和網(wǎng)紅打卡地,會(huì )忽然覺(jué)得很“欣慰”:看來(lái)旅游和影視的融合還真不是蓋的。

  自己也免不了被洗腦。在河北張家口一家小飯店,我突發(fā)奇想:如果能推出“郭靖黃蓉”套餐會(huì )不會(huì )大賣(mài)?同行者有點(diǎn)摸不著(zhù)頭腦,我老神在在地說(shuō),郭靖離開(kāi)草原后在張家口與黃蓉初次相見(jiàn),當時(shí)就請“黃兄弟”喝燒酒吃牛肉來(lái)著(zhù)。說(shuō)完自己也啞然,想起在維羅納看見(jiàn)“朱麗葉故居”時(shí)的心情,估計跟當下同桌進(jìn)餐的人差不多。

  可是也有骨格清奇的。因為喜歡《指環(huán)王》,我很想來(lái)一場(chǎng)指環(huán)王之旅,后來(lái)看幕后花絮,劇組花費無(wú)數心力物力打造的那座洛漢國伊多拉斯王宮,在拍攝8個(gè)月之后又拆掉了,因為要保持當地原有的樣貌。汗顏!指環(huán)王之旅就此作罷。

  不過(guò),影像與旅行的連接大多并非“主題先行”,而是在旅行過(guò)程中無(wú)意生發(fā)的。有些東西是與曾經(jīng)的影像糾纏深埋在心底的,卻在毫無(wú)防備間被某處景象、某個(gè)面孔或某句言語(yǔ)所觸動(dòng)。走進(jìn)佛羅倫薩的博物館,不知怎么腦中就回蕩起了《看得見(jiàn)風(fēng)景的房間》里的詠嘆調,而巴塞羅那街頭流浪藝人一曲《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》沒(méi)來(lái)由地讓人想起了《得克薩斯州的巴黎》。站在秦始皇陵地宮之上,“王朝可更替,浩氣須長(cháng)存”的豪言轟然響起——噢,不好意思,《雪中悍刀行》還在拍攝中,這句話(huà)是小說(shuō)中的。

  還有很多人的上路并非游山玩水,而是一種逃離或放逐,這一點(diǎn)倒是旅游和影像共有的先天優(yōu)勢,無(wú)數的公路電影無(wú)疑是一種佐證。在去年獲得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的《無(wú)依之地》里,女主人公弗恩被一個(gè)孩子問(wèn)道:聽(tīng)說(shuō)你無(wú)家可歸了?她回答說(shuō):我只是無(wú)“房”可歸了。是的,對有些人來(lái)說(shuō),家與房子并不能畫(huà)等號,而虛擬的世界也許比現實(shí)更真實(shí)。歌手陳粒在《歷歷萬(wàn)鄉》中唱著(zhù):等她歸來(lái)坐下對我講,故人舊時(shí)容顏未滄桑,我們仍舊想要當初想要的不一樣。即使長(cháng)大成人的我們已經(jīng)知道自己和別人沒(méi)什么不一樣,但在現實(shí)之外,也許還是可以任性一下。于是,影像達人選擇了走進(jìn)虛擬世界里,或者,走在路上。

  

▲《權力的游戲》劇照

旅游

來(lái)源:中國文化報 責任編輯:張碧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