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anytimefitnessgd.com/sitemap.xml
中旅報新媒體-第一旅游網(wǎng) ? 專(zhuān)家 > 正文

樊錦詩(shī):扎根大漠心系敦煌的國寶守護人

  新華社記者 魏一駿

  初夏的江南進(jìn)入梅雨季,杭州溽熱的天氣與大約3000公里外的西北敦煌迥異,但這兩座遙隔山水、看似毫不相及的城市卻因為一個(gè)人被聯(lián)系在了一起。

  她是敦煌研究院名譽(yù)院長(cháng)樊錦詩(shī)。1938年,祖籍杭州的樊錦詩(shī)出生在北京,自1963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,她便開(kāi)始了與莫高窟長(cháng)達半個(gè)多世紀的相守。在她和同事的努力下,莫高窟在1987年成為中國首批進(jìn)入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名錄的遺產(chǎn)地,并逐步成為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保護和利用的全球典范。

  經(jīng)歷過(guò)承受了戰亂和病痛的年少時(shí)期,1958年樊錦詩(shī)考入北京大學(xué)歷史學(xué)系考古專(zhuān)業(yè)。大學(xué)時(shí)期,老師宿白的一番話(huà)深深印在她的記憶中:一二十年后,誰(shuí)能沉得下心,誰(shuí)才能夠做出大的學(xué)問(wèn);一個(gè)社會(huì )一定要有人潛心做學(xué)問(wèn)。

  樊錦詩(shī)與敦煌,初次結緣于1962年的畢業(yè)實(shí)習。盡管當時(shí)因為強烈水土不服而提前結束實(shí)習,但她總是說(shuō)“敦煌是我的宿命”。

  當年的莫高窟幾乎與世隔絕,因為沒(méi)有現代交通工具,從莫高窟去一趟敦煌縣城要走大半天路。研究人員住土房、喝咸水,還要在洞窟里進(jìn)行臨摹壁畫(huà)、保護修復、研究文獻等工作,條件非常艱苦。

  “如果說(shuō)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猶豫過(guò)、沒(méi)有動(dòng)搖過(guò),那是假話(huà)。敦煌和北京、上海相比,確實(shí)是兩個(gè)世界,每到夜深人靜的時(shí)候,我就感到孤獨。”樊錦詩(shī)說(shuō),“可是第二天只要一走進(jìn)石窟,我就感到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。”

  20世紀初,藏有5萬(wàn)余件中古時(shí)期寫(xiě)本的敦煌藏經(jīng)洞被發(fā)現,隨后大量文物流失海外的歷史牽動(dòng)了學(xué)術(shù)界乃至全民族的神經(jīng),甚至有人說(shuō),“敦煌者,吾國學(xué)術(shù)之傷心史也”。

  在這樣的背景下,常書(shū)鴻、段文杰等老一輩敦煌人篳路藍縷,砥礪前行。經(jīng)過(guò)數十年的耕耘,我國學(xué)者在敦煌歷史、語(yǔ)言文字、文學(xué)、考古、藝術(shù)、宗教、科技及中外文化交流等學(xué)科做了大量工作,取得了不少重要研究成果,“敦煌在中國,敦煌學(xué)在外國”的局面已經(jīng)被徹底扭轉。

  樊錦詩(shī)曾說(shuō)過(guò):“守護莫高窟是值得奉獻一生的高尚的事業(yè),是必然要奉獻一生的艱苦的事業(yè),也是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為之奉獻的永恒的事業(yè)。”她這種“擇一事、終一生”的精神不斷激勵著(zhù)一代代學(xué)者。

  敦煌研究院敦煌文獻研究所黨支部書(shū)記、研究館員王東依然清晰記得8年前初入敦煌研究院的情景,“樊院長(cháng)講述老一輩敦煌人的研究歷程讓我熱淚盈眶,正是他們堅守初心的指引,讓我深深理解了‘堅守大漠、甘于奉獻、勇于擔當、開(kāi)拓進(jìn)取’的莫高精神的內核。”

  “在樊錦詩(shī)身上,我看到的是信仰的光芒,作為敦煌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,我將秉承莫高精神,潛心學(xué)術(shù),推動(dòng)學(xué)科不斷發(fā)展,為學(xué)術(shù)研究的進(jìn)步積極貢獻青年一代的力量。”浙江大學(xué)古代史研究所碩士研究生段錦云說(shuō)。

旅游

來(lái)源:中國文化報 責任編輯:張碧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