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anytimefitnessgd.com/sitemap.xml
中旅報新媒體-第一旅游網(wǎng) ? 專(zhuān)家 > 正文

行走中華大地,“看見(jiàn)”真正的三國

  成 長(cháng) 文/圖

  我讀書(shū)很雜,但腿腳不勤奮,喜歡歷史,卻又宅得要命。這種狀態(tài)持續了很多年,讓我養成了一種很糟糕的自負,自以為見(jiàn)多識廣,實(shí)際上作繭自縛,待在一個(gè)自己劃定的小圈圈里自我陶醉。

  促使我走出門(mén)來(lái)認識到世界的廣袤和自己的無(wú)知,是因為當了記者,必須去“見(jiàn)天地,見(jiàn)眾生”,盡管所行走的廣度和深度仍在一個(gè)相對狹窄的范圍,但也足以對我產(chǎn)生巨大的催化作用。記者的好處是出差的時(shí)日里常有閑余,起先是隨意兜兜轉轉,爾后,我開(kāi)始在旅行之中尋找自己的興趣點(diǎn),那就是尋訪(fǎng)三國遺跡。

  三國是一段波瀾壯闊的史詩(shī),讀三國、聊三國是我們許多人童年美好回憶的一部分,關(guān)羽、諸葛亮、趙云的偶像光芒絲毫不弱于現在的“流量明星”,但隨著(zhù)年歲漸長(cháng),人們對三國的認識就逐漸觸及了“天花板”,因為翻來(lái)覆去地聊,無(wú)外乎書(shū)本上的那些人呀、事呀,三國距離我們太遙遠了,它似乎不可能與我們現在的生活發(fā)生交集。正所謂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”,笑談之后,也就散了。

  然而,如果你帶著(zhù)合上書(shū)本后的余思,走進(jìn)那些沉淀著(zhù)歷史遺韻的城市、祠廟、陵墓、山河、戰場(chǎng),它們自會(huì )給你帶來(lái)截然不同的發(fā)現。我至今記得第一次跨入成都武侯祠的那種訝異。這是幾乎每個(gè)三國迷必“朝圣”的去處,對從小深受諸葛亮故事浸染的我而言,更是具有無(wú)窮的吸引力。去之前,我想當然地會(huì )認為,它就是一座祭祀諸葛亮的廟宇。到了大門(mén)口,抬頭一看,匾額卻是“漢昭烈廟”四個(gè)大字,難道我走錯了地方?隨后我才得知,這里原本就是漢昭烈帝劉備的祠廟,不僅是祠廟,里面還有一座據信是劉備葬身之地的墓冢——惠陵。后來(lái),蜀地人民懷念諸葛亮,把諸葛亮的祠堂遷了過(guò)來(lái)與劉備比鄰而居,再后來(lái),明朝蜀王朱椿順應民意,干脆將兩祠合并,讓劉備與諸葛亮“君臣同祀”,而由于諸葛亮的名氣太大,久而久之,人們習慣稱(chēng)這里為武侯祠,反倒是“漢昭烈廟”和“惠陵”成為附屬品。

  站在武侯祠的綠竹與紅墻之下,我在想,這一定不是諸葛丞相的本意,他一生忠君體國,大公無(wú)私,恪守君臣之道,即便是大權在握,對待君主仍是謙遜有加。如果九泉之下,丞相知道后人讓他“騎”到了先帝的頭上,蓋過(guò)了先帝的光芒,不知道該是多么地氣急敗壞。但正所謂“民意不可違”,“粉絲”表達“愛(ài)”的方式,“偶像”往往也無(wú)法左右,何況歲月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千百年,人們在諸葛亮身上寄托了一個(gè)明君賢相、政通人和的太平愿景,廟堂里的那尊手持羽扇、身披鶴氅的泥塑,也早已不是歷史上的那個(gè)諸葛亮。因此,盡管“君臣合祀”的規制有著(zhù)僭越之嫌,但這正是百姓樸素信仰的體現,也是三國文化脫離了文本、在民間落地生根之后的自然流變。

  如果說(shuō)武侯祠對諸葛亮的膜拜還算是閱讀《三國演義》的延伸, 那么后來(lái)的長(cháng)沙之行則對我的既有認知來(lái)了一個(gè)徹底顛覆。

  “戰長(cháng)沙”是三國故事中的一個(gè)精彩情節,關(guān)羽、黃忠、魏延三員大將輪番登場(chǎng),好不熱鬧,與之相比,長(cháng)沙太守韓玄在書(shū)中愚蠢透頂,自毀棟梁,任誰(shuí)讀來(lái)都無(wú)半點(diǎn)好感。在長(cháng)沙,我竟然發(fā)現了一座韓玄墓,它就隱藏在著(zhù)名史學(xué)家黃仁宇的母校長(cháng)郡中學(xué)的校園里,一面是操場(chǎng)上少年的歡聲笑語(yǔ),一面則是僻居一隅、獨得清凈的小墳包。令人驚訝的不獨是這位“大反派”也能在千年之后擁有一抔黃土,還有墓碑上的題字“漢忠臣韓玄之墓”。原來(lái)在長(cháng)沙百姓眼中,韓玄竟是一位忠臣,前來(lái)攻城的關(guān)羽反倒成了“反賊”。在長(cháng)沙市內,現在還存有南倒脫靴巷、賜閑湖(“賜閑”與“刺韓”諧音)等與韓玄有關(guān)的地名,這位名聲并不好的“父母官”,家鄉人民居然記了千年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在長(cháng)沙市內還有一條挺有名的河流,叫撈刀河,傳說(shuō)是關(guān)羽戰長(cháng)沙被黃忠射中帽纓,受到驚嚇,將手中的青龍刀掉入河中,所幸周倉熟識水性,為關(guān)羽撈了上來(lái)。全國因關(guān)羽傳說(shuō)而得名的地名不少,唯在這個(gè)故事里,關(guān)羽的形象不那么正面,甚至有些舉足失措,這是不是反過(guò)來(lái)更加說(shuō)明長(cháng)沙人民對“父母官”的偏愛(ài)呢?

 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有好幾個(gè)月不能出門(mén),我“紙上談兵”,做了一個(gè)“全三國遺跡統計”的表格,里面的單項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了400條,涵蓋古遺跡、古墓葬、古城垣、祠廟、古戰場(chǎng)、古道以及重要的博物館等若干類(lèi)別,地域上則覆蓋了從東北的遼陽(yáng)、集安到西南的保山、曲靖在內的廣袤土地,甚至包括了一些國外的遺跡(如三國時(shí)期擔任交趾太守的士燮在越南就存有祠廟)。這個(gè)表格還在陸續添加,我自己則步履不停,在每一次出行的時(shí)候都要做一個(gè)細致的規劃,在有限的時(shí)間內盡可能多地實(shí)地探訪(fǎng)這些三國遺跡。

  我們的鄰國日本朋友對三國的熱愛(ài)常常令我感動(dòng)。2019年,來(lái)自中國30多家文博單位的三國文物漂洋過(guò)海,在日本東京、福岡兩地展出,觀(guān)者如潮。因為此次展覽,我又查到了一個(gè)日本三國愛(ài)好者自發(fā)組建的“在野——三國遺址探訪(fǎng)”的網(wǎng)站,看到他們熱情地交流在中國探訪(fǎng)三國遺跡的經(jīng)歷,特別是看到他們專(zhuān)門(mén)去搜尋了很多尚未開(kāi)發(fā)、無(wú)人問(wèn)津的遺址,心下慚愧又敬佩。

  日本三國愛(ài)好者提到的“歷史發(fā)生地”的概念對我影響很大,雖然三國時(shí)代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1800年,當年的城池、建筑、服飾、器物大多早已不存,但那些英雄曾經(jīng)生活的土地,就在我們腳下;那些驚心動(dòng)魄的歷史事件發(fā)生的地方,依然有跡可循。也許我們到訪(fǎng)的許多遺跡已并非三國時(shí)代的遺存,它們或許是后人修的廟宇,或許是因訛傳而成的“名人墓葬”,甚至可能是近年來(lái)當地政府為刺激旅游修建的“假文物”,但我們或可以換一種角度來(lái)看,它們也是三國歷史、三國文化以另一種方式在我們身邊的流傳與延續。更何況,那些大江大河、山川形勢,那些碑刻上的文字、墓葬里的簡(jiǎn)牘,總有許多歷經(jīng)千年而不變的東西, 那些膾炙人口的三國故事,也仍舊在民間代代相傳。

  前不久,我從西安出發(fā),乘坐高鐵前往漢中,列車(chē)穿越秦嶺隧道,一路風(fēng)馳電掣,不到一個(gè)小時(shí)就抵達目的地。這不就是當年諸葛亮北伐中原的那條路嗎?同樣的山和水,他走完了一生,卻仍未抵達終點(diǎn)。在列車(chē)行進(jìn)中,我可以確信,我與丞相在某一個(gè)時(shí)空中相遇了。

漢昭烈陵

旅游

來(lái)源:中國文化報 責任編輯:張碧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