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anytimefitnessgd.com/sitemap.xml
中旅報新媒體-第一旅游網(wǎng) ? 專(zhuān)家 > 正文

回到滋潤我們的故鄉

咸陽(yáng)市涇陽(yáng)縣的崇文塔 鄒佩 攝

  講述人:鄒佩(西安永興坊工作人員、作家)

  在任何情形之下,故鄉的那座小村莊都是我心中最難以忘懷的地方,特別是在中秋月圓人團圓的時(shí)刻。在城里的每一個(gè)日夜,我都在想它、念它。

  隨著(zhù)年齡的增長(cháng),我對故鄉的那份深情與思念便愈來(lái)愈濃,尤其是傳統佳節到來(lái)時(shí),思念的種子便如爬山虎的腳一樣,占據了我的整個(gè)心海。無(wú)論我們走到哪里,這里永遠是我們的人生原點(diǎn),是旅途的起點(diǎn)。

  今年中秋,我像往常一樣迫不及待地趕回故鄉——陜西省咸陽(yáng)市涇陽(yáng)縣太平鎮衛村。這次回鄉,讓我感觸頗深的是,很多石砌的臺階上,長(cháng)滿(mǎn)了青苔;一些經(jīng)久未開(kāi)的門(mén)上,銅鎖已銹……在夕陽(yáng)的摩挲下,這個(gè)從小養育我的村子變得尤為安靜。

  我的少年時(shí)期,就是生活在這種安定與靜謐之中的。曾祖父留下的老院子中央被祖父種滿(mǎn)了果蔬。一到夏天,還是幼兒的我喜歡在園子里穿梭,和西紅柿說(shuō)悄悄話(huà),和黃瓜講小秘密,最后再和大西瓜來(lái)個(gè)擁抱。兒時(shí),這是我的樂(lè )園,也是能讓心敞亮、歡愉的地方。此外,村里的人們很樸實(shí),也很熱情,閑下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喜歡互相串門(mén)……

  小時(shí)候的我,最喜歡和男孩子去捉蟬,拿著(zhù)手電筒,貓著(zhù)腰,一樹(shù)一樹(shù)地尋。聽(tīng)著(zhù)這邊蟬鳴,趕緊往這邊尋時(shí),那邊又開(kāi)始鳴,這邊又安靜了許多。這種聲音似乎很近,又很遠。我躡手躡腳,屏住呼吸,拿著(zhù)同伴自制的小網(wǎng),去捕我尋了半天才尋到的那一只蟬,“嗖”的一聲,這只行動(dòng)不敏捷的蟬進(jìn)了我的網(wǎng)。只見(jiàn)它撲騰著(zhù)翅膀,怎么也飛不出去。我有了一種勝利的感覺(jué),那種感覺(jué)在兒時(shí)的夏天會(huì )持續很久。

  我喜歡回到故鄉,不僅僅是因為這里寫(xiě)滿(mǎn)了回憶,而是因為從蹣跚學(xué)步到步履如飛,我的每一步都少不了故鄉的滋潤。

  在中秋節溫暖的陽(yáng)光下,我的思緒沉沉地落在了在故鄉的院子中,這里填滿(mǎn)了幾代人的影子。這些影子曾整日地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不知疲倦地勞作著(zhù)。在院子之外、在大地之上,是一代代莊稼人的影子,他們面朝黃土背朝天地享受著(zhù)勞動(dòng),在滴滴汗珠的澆灌中,將金燦燦的稻谷運往城里,變成了那里的高樓大廈。

  是的,故鄉是一位木訥和執拗的關(guān)中大漢,他以寬厚結實(shí)的臂膀,撐起了大伙富裕的生活,頂起了年輕人極目遠眺的志向,鼓滿(mǎn)了每個(gè)人理想的風(fēng)帆?,F在,他似乎老了,習慣于靜靜地蹲坐在村口的大樹(shù)下,樂(lè )呵呵地看著(zhù)他的兒女們,背起遠行的行囊,出發(fā)、出發(fā)、再出發(fā)。

  村子南面是一條蜿蜒的、狹長(cháng)的北慶溝。北慶溝的北面是生我養我的魏村。如今,村頭田地里的莊稼變少了,代替而出的是一壟一壟的風(fēng)景樹(shù),風(fēng)景樹(shù)煞是好看。它們抖動(dòng)身軀,追逐著(zhù)風(fēng)的腳步,吹奏出新農村發(fā)展的時(shí)代號角。

  中秋的月又圓又亮,極是好看。安靜的村子里,看月亮的人似乎少了許多,聽(tīng)嫦娥、玉兔故事的小孩子也少了。但我知道,許許多多如我一樣的人,其實(shí)并沒(méi)有須臾離開(kāi)故鄉。在城市的高層住宅里,一仰頭,看到的還是又圓又亮的故鄉月,如當初一樣,深情地滋潤著(zhù)我們。

  (文字由本報駐陜西記者秦毅采訪(fǎng)整理)

旅游

來(lái)源:中國文化報 責任編輯:張碧華